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阔天空(6-10)

发表于 2017-6-24 07:19:52 |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7-6-24 07: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     

  时间:日   

  地点:商场李惠厅   

  人物:李惠子良   

     

  几天一直未见舒敏,不知她一直在忙些。李惠是从来不主动问的,她总是认为,一个人想告诉你,自然会告诉你,需要你自然会找你。无端地硬贴,得到的也是让自己不是十分满意的东西。无论是友情还是其他。只有一样是不得以,就是血缘,可那也要分亲疏和远近。   

     

  “原来你在这呀”一个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李惠正在低头看着一本杂志。是那个吃过一顿饭的子良。   

  李惠:啊,一直在这很多年了。你怎么有时间逛街。   

  子良:我路过这,以前没怎么想过看服装,也不怎么在这买衣服,现在想起来有一个朋友在这,就留心地瞅了一下。果然看见了你。   

  李惠心想:还挺会说话的,朋友,如果舒敏听你这么说会很高兴,听你叫她媳妇,不管是入不入册的媳妇她都会更高兴。   

  子良:这的生意还好吧!   

  李惠:一般吧。看和谁不比,比起做大生意的,比如说你们,肯定是不行。要是养家糊口到也能维持。   

  子良:怎么还谈到养家糊口,养家糊口不是男人的事吗。   

  李惠:现在不都是男女平等了吗。我自然要当仁不让。   

  子良:这事也要巾帼不让须眉呀。   

  李惠:那当然,事事如此,那才能真正地体现男女平等。   

  子良:女人不要太强了,太强势的女人让人望而却步。只能尊重不能怜惜。   

  李惠:那就分在谁的面前了。谁有能力就多尽一份力。再说,我离强势可差着远呢。顶多算一自立。   

  子良:很谦虚,自立才能自强。   

  李惠:你是不是在女生面前一直很会说话。   

  子良:我看到懂事的女生就会说话了。见到自立自强的就更会说话了。   

  李惠:哈哈!谈话愉快!继续进行。   

  子良:继续进行,让我进来,最好能有个座。   

  李惠看一眼,他还真就是站在厅的门口。李惠拿了一个凳子:老板将就着坐吧!听我那朋友舒说你是个老板,一直坐转椅吧。   

  子良:你的那个叫舒敏的朋友吗。她把我当富翁了。   

  李惠:现在不也是你的朋友吗。   

  子良:吃吃饭的朋友,不过说不了什么过深内容的话。她好像把我当成钱袋在公关。   

  李惠心里一惊,他这人是不是来试探我了。可能是他们这一段时间有进展,他不放心,来试探一下。   

  李惠:我那朋友是不看重钱的。她的前夫当年一无所有她都跟了他,后来是他前夫犯了家庭错误,他们才分手的。   

  子良:当年我们都青春年少、激情澎湃、不爱金银。可是人会变的。只能以现在来看待现在。我白手起家,是现在的政策好、赶上了好机会,可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的。这点事我还看不出来。你不要替她遮掩,这样就没意思了。   

  李惠:我可没替她遮掩什么。我说的是事实。   

  子良:从这点上来看你比她善良多了。闺密都不遗余力地去诋毁的人,怎么让人觉得可信。她顶多是一个幸运一点儿的蛀虫。蛀得好了,碰到了傻子,她就多得点儿钱财。其实那样反而是害了她,让她认为她的那一套挺好使,助长了她向恶的一面发展。   

  李惠:你说的有点太严重了吧。   

  子良:中庸和善良是好事,可是什么事过度了都会有副作用。我从来不诋毁人,只不过是说了我的看法,说的比较直接,但并不算尖刻。认清一个人的本质,避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和经历是有好处的。每个人都有两面性,你总用她仅存的优点去敷衍缺点,也要看本质。本质不好就是烂肉必须要割除。   

  李惠:你说的我很迷茫。   

  子良:是因为我只见了你几面就说了这么多,你有点不适应。哪天再和你谈。你忙吧!   

     

  7   

     

  时间:晚   

  地点:骨头店   

  人物:李惠子良沙沙(俄罗斯男子)安娜(俄罗斯女郎)安娜的女友柳芭   

     

  子良给李惠打北京白癜风医院电话:今天晚七点到骨头馆,到时北京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给我一个电话。我在5号北京中科医院曝光间,我有女眷需要作陪,找上了你。   

  李惠:你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去。   

  子良:知道你会的。你这人不大会拒绝人。   

     

  李惠晚上到了饭店一看原来是两个漂亮的俄罗斯女生,和见过一次的沙沙,那个进口灯泡。   

     

  李惠平时在舒敏她们面前的时候不怎么说话,可是一见到俄罗斯的姑娘,加上她们爽朗的性格,感觉到特别有气氛。和舒敏坐在一起的时候,她总说李惠这不对那不对,弄得她十分拘谨和气恼,而现在就不一样了。她可以随心所欲。不怕说错话,不怕别人在背后谈论或笑话她,反而使她感觉有一点儿妙语连珠的意思。   

     

  新结识的两个俄罗斯姑娘,一个叫安娜,一个叫柳芭。   

  安娜:你们的中国姑娘都这么健谈、风趣吗。我知道的中国姑娘印象中都是很腼腆的。   

  子良:遇到你这风趣的、开朗的女生她就变得风趣了。如果遇见她不喜欢的人,她就会一言不发,你拿给她什么,她也只是点点头或者摇摇头。   

  安娜:是吗,你对她很了解呀。   

  沙沙一边的肩膀靠在安娜的肩上:跟我多说说话,怎么长时间没见想我了吧。哪天你再单独和他聊。李惠看着他们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仰了一下。潜意识里有一点儿轻微的恐惧。   

  李惠:子良对我应该是不十分了解的。   

  子良:谁说的,我们是朋友。当然了解,但是大多数是通过别人了解的。   

  李惠:别人。咱们不怎么有共同认识的人。   

  子良:一个不就足够了。   

  安娜和柳芭的汉语不是十分好,李惠只是能听懂一部分的。有的时候子良兼半个翻译,帮着说一下。   

  能喝的安娜似乎对酒有着十二万分的喜爱。临走的时候,手里还拎着一个瓶子边走边喝。   

  李惠:她们可真能喝。   

  子良:她的第一大爱好就是喝酒。   

  李惠:是不是他们俄罗斯人的第一大爱好就是喝酒。   

  子良:从我的观察差不多。   

  李惠:从报纸上介绍说每年俄罗斯都有几个因为喝酒露宿街头被冻死的人。   

  子良:冻死的到不怎么知道,但是经常可以看到有的人醉倒在街头。俄罗斯冬天的气温特别低,有可能就有冻死的现象。   

  李惠:他们为什么喝那么多酒。   

  子良:本来喝适量的酒是可以御寒的。他们性格又是豪放的,就会使豪放更加豪放。过量了就会酿成新的事端。什么事情不都是,适量最好,如果过量就会演变成质变。   

  李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主题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卫星与网络论坛 ( 京ICP备14013794号-2   

GMT+8, 2017-10-20 23:58 , Processed in 0.234762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