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李彦的幸福

发表于 2017-12-19 06:15:03 |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7-12-19 06: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彦的幸福
      
   
    1
    樱花已经开到了尽头,依然暗香浮动。沈星彤盘算着,距毕业离校的日子一只手已经够数了。可她还要在这个学校继续折腾三年。
    有时候,把一幕流连忘返的景色看到乏味,不论对景色本身还是对赏景之人,都委实是一种残忍。正如这樱花路。正如这沈星彤。未想这残忍还要残忍地继续下去。
    她还记得第一次看见樱花路上姹紫嫣红的时候,热情洋溢地拿着数码相机吩咐李彦给她拍照片,可他红着脸说,对不起,我不会。一句话,扫了她的雅兴。于是,她觉得这个懵懂未熟的小男生可以去学院碑上撞死。后来她拍了一张照片,获得校摄影大赛一等奖。照片上有一棵巨大的皂荚树。树后面能依稀看见破损的窗棂和窗纸,以及倚在墙角的犁头和一捆篱笆。泥泞地上砌着石板路,爬满了光阴的痕迹。树下面站着一对农家夫妇,拿着儿子的录取通知书,鼻翼和眉梢的皱纹里有腼腆而欣慰的笑容。题名“梦之翼”。那对夫妇正是李彦的父母。拿到荣誉证书,沈星彤对李彦说她要去撞学院碑以告天下。李彦傻傻地笑。那时她想,或许她可以做他的姐姐。单纯的人总是需要庇护。
    李彦说“沈星彤,我喜欢你”的时候,她依然觉得他是单纯的。那句话说得正直而诚恳。但她捧着肚子笑了。她一直把他当弟弟看。李彦转身离去的刹那,她觉得他已经是个男人了。男人是容易寂寞的动物。隐忍地寂寞着,看着让人心疼。
    她有一个姐们叫杜西薇,研究星座,酷爱塔罗牌。特立独行,高深莫测。她固执地撮合他们俩,因为她觉得他们是可以在一起的,虽然脾性上看起来大相径庭。事实证明她是对的,至少在她看来的确是这样,毋庸置疑。李彦和西薇相处得很融洽,笑逐言开,肆无忌惮。这让她感受到做姐姐的荣耀和满足。
    但有时候她会产生错觉,李彦看起来并不如她想象中那样快乐和幸福,甚至有时候看起来郁郁寡欢。她一度觉得她的快乐建筑在李彦的幸福之上,李彦稍有不测,她的笑容也瞬间崩塌。
    乍惊乍喜就过了四年。她笃定有人施了魔法,把时针当作秒针转。区区四年,弹指之间。
    2
    S酒吧里,李彦在唱他的最后一首歌。舞台下面人群涌动,张狂而麻木。只有杜西薇安静地注视着他。这间酒吧,也是杜西薇介绍他来的。之前,他并不知道天生的嗓音也可以成为获取利益的工具。酒吧的老板是杜西薇的邻居,而他正需要一名早时段走场歌手,碰巧李彦的嗓音和乐感不错。这真是值得欣慰的巧合。
    虽然李彦觉得这对他且歌且行的娱乐方式存在着某种意义上的亵渎,但他认为这都是值得的。能够赚钱。有了钱,或许能够寻获到与沈星彤在身份上的对等。他以这样的方式爱她。因为自卑,这是容易产生的一种幼稚想法。心灵上得到了慰藉,也就不再理睬实质的意义和方式上的毫无章法。
    一曲完毕,台下一如既往地掌声雷动,虽然只是出于礼貌和客套,可也是人们追求完善的美好心性。
    老板将早已结算好的酬北京中科华北中医医院治疗白癜风怎么样劳交给李彦,并附送一杯伏特加。
    臭小子,你的话太少,希望这杯酒能让你舌头变得灵活些。老板拍拍他的肩,笑嘻嘻地走开。李彦红着脸将那杯酒一饮而尽。尽管他知道这是善意的揶揄和诚挚的忠告,但听起来并不好受。柠檬味的伏特加酸涩而灼冽,毛茸茸地刮过喉咙,沿着食道直抵肠胃。
    杜西薇似笑非笑的脸让他更觉难堪。脚步匆忙地走出地下室,仲夏夜的风让他的心情逐渐平复。自然而然想到沈星彤。想到明天就该收拾好行李去拥挤肮脏的火车站,前往陌生的城市,学会适应和谋生,然后遗忘。他感到沮丧。他没有杜西薇那样的魄力,为了和他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可以放弃唾手可得的高薪和稳定。窘迫的家境剥夺了他很多选择的权利   3
    午夜12点,杜西薇突然说要去见个朋友。李彦不是很甘愿地跟着她去了。他觉得现在应该回去收拾行李或者在沈星彤的宿舍楼下小心翼翼地呼唤她的名字。
    对方是个洗练的女子,浑身散发着职业女性昂贵香水的味道,挑染过的头发拉直披在肩上,木然的表情在昏暗的灯光中显得诡异。
    西薇向对方介绍他的时候,说他是她的老公。暧昧的称呼让李彦的脸红得和灯光融为一体。杜西薇继续说,他是个可爱的魔羯座男孩,享受暗恋,遇到尴尬的事会迅速逃遁。李彦不甘印证她的谶语,虽然他此刻极欲逃离现场,但还是执拗地留下来。杜西薇把他拿捏得准确无误。他一直对她怀有敬畏之心。
    尔后,李彦一直心猿意马。他对她们谈话的内容毫无兴趣。眼神飘忽地打量周围。从高大的落地窗看出去,深夜城市的寂寞一览无遗。泊在街边的出租车里,司机摇下靠背躺着打盹,或者在听电台嘈杂的电子音乐亦未可知。偶尔走过几个买醉的男女。参差的混凝土森林看起来十分落寞。冷静坐落,乏善可陈。
    谈话结束,西薇已经喝了不少酒,脚步踉跄。李彦掖着她趔趄着走。那个女人用命令式的口吻吩咐他照看好西薇,然后开着车一路绝尘。
    李彦,我太了解你了。西薇突然说。李彦并不答话,她继续自言自语,我们都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真是让人苦恼。主动权却掌握在你手里,只要你洒脱一点,我们都不用再苦恼。如果你愿意,我们明天去民政局办结婚证,如何?
    西薇,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杜西薇甩开他的手,身子摇摇欲坠。为什么你可以对一个爱你的人熟视无睹呢?
    你确定你是清醒的?
    西薇点点头,无辜的美丽。
    星彤去过我家,你知道的。那个连芝麻也不认识的城市女子让我充满了好奇。她可以在皂荚树下面花一个下午的时间拣皂荚叶子,然后用线把它们穿成一团。那个时候,我觉得她是这个世上最美丽的女孩。
    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她?
    不知道。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是因为喜欢她的手部的白癜风应如何治疗某种方式,某种品位,某种符合自己理想的出现在生活中的形态。她在铺着旧棉絮和床单的钢丝床上安稳睡觉的时候,我觉得我喜欢她酣睡的姿势和表情。在我母亲交代我要好好对她的时候,我幻想过要把她娶回家。
   前列腺炎患者日常护理需知 现在呢?也想娶她?
    我无法给她幸福。
    你知道什么是幸福?
    李彦摇摇头。
    幸福就是对生活的妥协和大度。
    4
    西安的火车站依旧杂乱无章,局促的空间和拥挤的人群让它看起来像一个难民营。杜西薇说她不打算去了。在帮李彦整理行李包的时候,她为这个决定流下了眼泪。但还是一如既往骄傲地扬起笑容。这是她追求幸福的方式。爱一个不爱她的人让她觉得疲累,她选择了放弃。
    沈星彤送他到候车厅。一脸伤感神色,那是离愁。
    别愁眉苦脸的。李彦说。因为我的快乐是建筑在你的幸福之上的。
    他笑起来,眯缝着眼睛。
    沈星彤看着他随着人流缓慢地向检票口行进,眼里潮起潮落。
    李彦想,知道自己爱的人身在何方,随时可以向她狂奔,这就是我的幸福。
   



上一篇:老拐得瓜 200kcqp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主题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卫星与网络论坛 ( 京ICP备14013794号-2   

GMT+8, 2018-1-20 02:51 , Processed in 0.232845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